心裡的憂慮(一)

作者:張美玉師母

  你忙了一整天,從早上九點多到晚上十點都在教會;你見了很多人、講了很多話、完成很多美好的事工。晚上11點,你疲憊無比地坐在沙發上,過了幾分鐘好不容易地站起來走進浴室預備洗澡,突然會有一個莫名的感覺,一些說不出來的憂悶。

  「為什麼?」你問自己,接下來你可能與自己對話說:「今天不是一切都很美好、和諧、順利嗎?」「沒有人罵我或攻擊我」「我也沒有得罪任何人或做錯什麼事」「為什麼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有一種空虛和憂悶的感覺?」

  這並不代表你患上了憂鬱症了!相信這也不是你第一次有如此的感覺。好消息是,你不是唯一有這樣感受的人;壞消息是,幾乎每個人都會有類似的感受。聖經有記載偉大人物也有憂傷的時候,從亞伯拉罕、沙拉、雅各、約瑟、摩西、大衛、伊利亞、耶利米、約伯、一直到耶穌本身,都會有憂傷哭泣的時刻。世世代代的偉大人物如奧古斯丁、洛約拉伊格內修斯,司布真和魯益師斯都是經常與憂鬱戰鬥的。

  司布真說到:「大部分的人會偶爾經歷短暫的憂鬱,開朗的人也會有心情低落的時候;堅強的也會有軟弱的時候;有智慧的也會有找不到答案的時候;勇敢者也會有膽虛的時候;歡樂的也會有遇見苦楚的時候。」

Fits of depression come over the most of us. Usually cheerful as we may be, we must at intervals be cast down. The strong are not always vigorous, the wise not always ready, the brave not always courageous, and the joyous not always happy. (Charles Spurgeon)

  為什麼人會感到憂慮?你可能可以找出一百個原因。但是今天我要專注於世人的遭遇,我稱這為亞當的憂慮,這憂慮不是亞當的而已,它是深深埋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為什麼我稱這為亞當的憂慮? 因為他的憂慮傳遞給了我們每一個人。 起初,當人被造的時候,人應該是毫無憂慮的,但是人類的悲劇就在創世紀三章開始。

  那一天,亞當夏娃被趕出伊甸園的時候,他們的心情是如何?我們無法想像他們的憂慮有多大,感到失去的是多少,我們可以說他們是從君王墮落為平民、從最尊貴變成被拒絕的、從聖潔變成污穢的、從擁有一切變成一無所有。這些失去不僅僅是在亞當夏娃的心田,人類的心從此就有了一個大洞。如果你曾經擁有過一間大房子,但很不幸有一天失火了,你失去了,你的感受是如何?

  亞當夏娃的失去也是我們的失去,人類本來被造的身份價值就不是在這個墮落的世界裡。你現在可能可以同意我說,你內心的憂慮不是非常的,是正常、是普世的。,我們可以與詩人一起嘆息說,「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裏面煩躁?」(詩篇42、43)

  帶著亞當的憂慮在心中,你我希望可以尋找出路。你向外看,看到世界的敗壞、人心的詭詐、世人所承受的痛苦和疾病; 你向內看,心裡有更多的嘆息,嘆息自己的不完美、軟弱和罪惡。到了這裏,你會很同意傳道者在探究人生的過程給的答案,在日光之下一切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說到這裡,我呼籲你不要單單向外或是向內看,但要向上看。我們活在一個等待的時期,等待神的國降臨、等待公義的到來、等待敵人的衰退、等待見主面。這就是活在已然/未然的救贖歷史裡的狀態。詩人說:「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詩篇130:6)

  等待不是結局,等待只不過是一個過程。這等待是帶著仰望的,雖然等候是很痛苦的過程,但確實帶著盼望。若是沒有盼望,我們就不需要再等待,這等待並不是像我們華人傳統說的,等待你的命運到來。不是的,我們等待的是活生生、神的時間表,就是等待祂的國降臨。 

  等待神的國降臨也不是被動的,是需要你積極參與。我們是神的精兵,我們是參與神大能的手在帶出救恩計劃的過程,我們是神救恩計劃裡的一部分,不是旁觀者。戰爭的時候就不是歡樂旗鼓跳舞的時候,是必定會帶著挑戰、苦難、憂慮的時候。但是最安慰我們的是,我們參與這一場仗是必得勝的,我們流血流淚,但是有一個很肯定的盼望。精兵在戰爭的時候最盼望聽見的就是,號吹響的聲音。那號聲宣告說勝利日的到來,戰爭結束,我們勝利了!

  當你我向上看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幾件事。第一,心裡的憂慮是正常的,你不孤單也不羞恥。第二,這憂慮是暫時的。

最後, 第三,讓我提醒你,我們信奉的主是能體會你我感受的主。「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希4:15-16)

我們因此能剛強壯膽加上喜樂的面對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