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苦難中得盼望(一)

作者:張美玉師母

  「肺炎」大概是我們近期來最不想聽,但又必定要關心的事情。當這麼大的疫情臨到的時候,人們恐慌及擔憂!很自然的我們就看見自己和整個社會急忙地想做好防疫的動作。人們高警惕的防備,購買任何錢可以買到的保護,紛紛守住新聞有關議題等等…。

  除了保護自己,我們也其實想幫助那些受難的人們。我們禱告、捐款、送物資、出錢出力等等…。我們努力想要讓這疫情快快地過去。每一個人的內心裏會有一個感覺,「這是不正常的。 」接下來的問題很可能就是,「為什麼?」為什麼世上會有那麼恐怖的病毒?為什麼人是那麼的脆弱?為什麼英雄醫生會把自己生命都犧牲了?很自然地我們會想起『』。這是神應許的嗎?這是神的審判嗎?

  這是很嚴肅的問題。要回答這個問題,讓我們首先來查考聖經有關瘟疫的議題,聖經記載瘟疫的出現都是與人的罪惡和神的憤怒有關,瘟疫的發生都是預表神的審判。 我們看見神用各種的災難處罰驕傲不聽從神的埃及人(出7-12),祂也是用瘟疫懲罰不順服神的以色列人(出 32;民16;撒下24;耶16:6-7等等)。瘟疫也是末日的記號,是世人必經過的災難之一(路21:11;啟18:4、8)。

  很有趣的是,若我們查看申命記和先知書,瘟疫是與戰爭饑荒都同時出現。這些字眼一同出現代表瘟疫是其中一種審判的方式。我們要記得聖經的記載是選擇性,而且是與神的救贖計劃有關的。神的確藉著先知們述說:神會透過瘟疫戰爭饑荒來審判人,但是我們要分辨一件事,那就是不是每一個瘟疫戰爭饑荒都是神的審判。人們總不會說每一個戰爭都是神的審判,或說每一次的饑荒都是神的憤怒。所以,神會透過瘟疫審判人,但這不代表人類歷史上的每一個瘟疫都是神的審判。這樣來看,我們就不會很快的指定說,這個疫情就是神的審判。活在這個墮落的世界裏,人類會遇見很多不同的災難,雖然如此我們也不能走到另外一個極端說,這一切都是人為,完全與神無相關的。

  我要表達的是,這疫情不一定是神的審判,但也不完全否認神在其中的作為。 若你還是認為是一個審判,那我懇切地勸你不要指定這是神給中國的審判,我們要看神的審判是集體性的。集體性的意思是全人類是看為一體的,舉例:亞當一人犯罪而全人類都墮落了;相反地,群體的罪惡也會帶來個人的痛苦。例如:以色列人的不順服使摩西向神發怒而最後導致他不能進迦南地。

  聖經很多時候形容神集體性的看待人。這意思是說,瘟疫最終的原因不是為了懲罰某些人或某個國家。我們看見雖然瘟疫是從中國開始,但是它是蔓延到各國各地的,這疫情不限制於中國。如果我們放遠來看,短短的幾十年內在各國各地各族都發生了恐怖的瘟疫,包括Zika、MERS、Ebola、SARS和H1N1。所以,若要稱這個疫情是神的審判,那麼我們就必要看待這是給全人類的審判,而不只是某個國家。

  因為我們不能確定這就是審判,那麼比較敬畏神的說法是稱這疫情為災難。我說敬畏神,因為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神的道路遠高過我們的道路,我們無法指定這就是神的審判。我們只能說這有可能包含神的審判,人類的苦難不僅僅是神的審判。請思考約伯,約伯的苦難卻不是因為他個人的罪孽而造成的。約伯記帶出其中一個最重要的神學就是:苦難不直接代表神的懲罰,若我們指定每一個苦難都是懲罰,這是很殘酷的說法,這也是完全不符合聖經的。

  今天的探討暫時到此,下周我們再深入看這個議題。